zkSync和Polygon的是非正上升到“开源精神”之争。

'zkSync和Polygon的争议升级为“开源精神”之争。'

【专业解读】Polygon Zero和zkSync之间的代码抄袭纷争:开源精神何去何从?

今天,关于抄袭的争论在两家“L2大厂”之间蔓延开来,引起了广大群众的关注。Polygon Zero在推特上表示,zkSync的开发公司Matter Labs未在声明的情况下复制了Polygon的一些开源代码。而zkSync则表示,他们只使用了Polygon Zero的5%代码,并声明引用,同时指责对方缺乏开源精神。该事件目前仍在发酵中,并且刚刚有第三方势力插足其中。Manta Network指责所谓的“抄袭”代码是Manta员工原创。

Boojum抄袭Plonky 2?

对于zk rollup而言,零知识证明系统是至关重要的,也是相当困难的部分。这一部分的开发考验着各家厂商的研发能力。Polygon旗下的Polygon Zero开发了自己的零知识证明系统Plonky 2和Starky。

在开发团队的介绍中,Plonky 2被形容为“目前最快的方案”,“是现有替代方案速度的100倍”,并且与以太坊兼容。它结合了PLONK和FRI的优点,具有快速证明和不需要信任的设置;还结合SNARKs的优点,支持以太坊上的递归和低验证成本。

这一系统早在2022年1月就正式对外发布,并在同年8月开源。

而今年7月,zkSync也上线了自己的证明系统。这款名为Boojum的证明系统拥有诸多特性,同样也拥有“世界一流的证明性能”,以及更低的硬件要求。zkSync表示,Boojum可以运行在消费级GPU上,只需16GB的GPU RAM。

有趣的是,在昨日晚间,Polygon Zero一篇博文横空出世,指责Boojum系抄袭。

具体而言,Polygon Zero指责zkSync直接复制了他们的开源代码,并未依照版权声明注明代码的来源。

需要明确的是,尽管很多项目均将代码开源,但这并不意味着第三方即可随意使用这些开源代码。开源项目在进行开源时,会对开源代码加以版权声明。Plonky 2即使用了ALianGuaiche License V2和MIT license的开源协议。

第三方若想利用这些代码,则需要遵循版权协议的规范。具体到本次纠纷,ALianGuaiche的开源许可规定,使用遵从这一协议的代码所修改的衍生代码,需要附带原作者的版权声明、其他说明等内容。而MIT的许可协议规定,需要包含原作者信息。

那么,zkSync究竟是否使用了Plonky 2的代码呢?Polygon给出的证据如下。毫无疑问,这两段代码完全相同,也证实了Polygon的指控。

除了简单粗暴的代码复制,Polygon还指责zkSync对其整体设计思路的抄袭(或借鉴)。Polygon认为,Boojum与Plonky 2非常相似。他们都使用相同的并行重复策略来提高小领域的健全性,使用类似的自定义门来有效进行算术递归验证。此外,zkSync的Poseidon的MDS矩阵和参数也与Polygon Zero团队发现的参数相同。

Polygon还指责Matter Labs对Boojum的宣传夸大其词。在Boojum的介绍中,这一系统速度比Plonky 2快10倍。Polygon则戏谑地表示,“我想知道这是如何实现的,(Boojum的)关键性能部分的代码可是直接从Plonky 2复制的。”

谁在违背开源精神?

Matter Labs目前已回应了这一事件。其CEO Alex Gluchowski发表了一篇长推文详细解释抄袭事件。

对于直接复制的指责,只有Boojum代码的5%基于Plonky 2,并已进行版权声明,他们在模块主文件的第1行提供了明确表示。

而在Readme文件中,他们也标明了Plonky 2的信息。

Gluchowski直言,“我们模块的第一行中突出显示了Plonky 2。除了第一行之外,还有什么更显眼的地方呢?”

对于技术上的抄袭,Gluchowski解释道,Boojum和Plonky 2都是Redshift实现的。RedShift早在Plonky 2论文发布三年前就已由Matter Labs推出。

对于性能部分,他们表示性能参数采用了中立的第三方基准。性能使用SHA 256进行测试,测试结果完全中立。

这场基于是否抄袭的口水战也升级到了更高的层面。双方都拿起了价值观的大棒向对手发起指责,Gluchowski直言他“完全同意”Polygon Zero团队支持开源的观点――“持续地公开构建软件,每个人都会受益”。

他表示,开源意味着真诚的合作。Polygon的所作所为绝不是开源运动的精神。“如果不希望其他人使用您的部分代码,也许开源不适合你?”

闹剧高潮,双方皆抄袭?

在以太坊扩容战争中,zkEVM被称为扩容领域的圣杯。zkEVM对开发者的合约部署体验有重要影响,由于以太坊一开始的设计没有考虑ZK友好性,这意味着零知识证明需要大量资源进行计算。

目前,市场上整个zkEVM仍处于早期阶段。EVM兼容的ZK Rollups开发极具难度,这也让该领域的开发成为行业竞相争抢的赛道。

今年稍早,Polygon的Mihailo Bjelic与Matter Labs的Alex Gluchowski就zkSync的技术问题进行了激烈交流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Polygon和Matter Labs双方都急于推出第一个可大规模利用的zkEVM。这或许也是本次代码抄袭纠纷的一个诱因。

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,双方的争论也越来越激烈。作为ZK-Rollup的竞争对手,Starkware表示吃瓜,其联合创始人Uri Kolodny表示,这不是代码抄袭的第一次。“我打赌一杯冰淇淋,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”

Starkware生态系统负责人Louis Guthmann补充说:“(Polygon Zero的)指控很严重。更重要的是,诚实和明确的代码归属是开源的本质。”

就在双方各执一词之际,第三方势力也加入了战场。Manta Network中文社区发推称,Polygon Labs表示zkSync在未声明代码来源的情况下使用了他们的代码,但事实上,这段代码源自Manta Network的Brandon原创。这进一步增加了事件的关注度。

这段代码究竟出自谁之手呢?目前,这一事件尚未揭晓。

注: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金色财经的相关报道。